weirdo笛

薄情又深情。

给我曾经的朋友,三观君。

To my beloved friend三观:

三观,我不知道你会不会看到这个贴子。当时就是因为你这篇文咱们才认识的,那时候我还没有写文。如果你看到题目,就应该会看到这里了。我很想我们能回到原来那样,但是估计不可能了。

记得16年过年我们为了联文才开的笛涩这个号,然后因为梗太雷被凹瑟挂了之后我就没有让你继续联文下去,毕竟写剧情的时候已经被挂了。你怕事情闹大也不是很想写了。不过你后来还是写了,可惜只有我们两个看过。

我们联系的时间并不长,过去太久了,我也记不得到底好了多久。印象最深16年过年期间天天聊上一整天,天天打电话。一段一边跟你聊天说脑洞一边被托福单词的日子。好像连12点跨年时候都是在通话。你比我早一年申请,然后我们说到时候我跟你申请同一个州的学校,我们可以在美国面基一起玩。

我还以为会实现。

后来突然间莫名其妙的你就不再和我联系,说是申请季太忙,可我眼见着你天天改签名换头像,朋友圈也开始屏蔽我。我给你发消息也不回了。你是我在瑟莱最先认识的好朋友,也是最先送走的好朋友。是第一个让我因为网上结识又失去的朋友而难过了很久的人。从你那时候我开始断断续续的失去朋友,她们或因为出圈或因为忙,或是两者都有。

16年确实是你最忙的一年,忙是会让人淡圈的。很庆幸我并没有因为申请而离开我的心灵疗伤地。但是17年你已经结束了征程你也从未找过我。

啊,怎么说呢,就很心寒。明知道这是不可避免的。网络上的感情总是这样的,没有任何保障。就算是友情。

我记得16年上半年,很久不联系之后,我去找你,你回复我你在lofter上经常看到我,说,“你现在是大大了啊”

 从那时候不觉得,到现在我也不这么觉得。一直以来我都不知道你用的是什么语气,是嘲讽还是欣喜。

然后你说你要写师生的剧情文,是个悲剧。是狗血的失散多年的亲生父子相恋。是迫不得已的牺牲。我一直都在等,等过了一年多。

我也不知道我写这些为什么,很大几率你都看不到,就算看到了以你的性格你可能也不会来找我了。只是想告诉你,曾经有一个女孩子很喜欢你。很喜欢的文,就算你很negative她也一直陪着你。所以你不要总是对自己很绝望很抑郁,其实你很好。

而现在我的事情申请季也快结束了,从高一到高三。念念不忘。

我之前给自己的定义一直是薄情,什么我都不在乎。初中毕业大家难过,我无所谓。混过的圈,粉过的明星,都不会超过一两个月。后来碰到了你还有其他一些人,我才意识到我并不薄情。深情。因为文喜欢起的大大,会很喜欢,熟起来之后又因为各种原因而不再联系,会难过。

I know it sounds like some kind of broke-up letter. It actually isn't, well, in some ways it actually is. I got ''dumped''.

The paths of our lives may not intersect again, but I wish you have a better life. I wrote my personal statement based on my experience with you, with my bestie from primary school, both of you had disappeared from my life gradually. She went to Australia, and I didn't know where you would be at all. Distance seperates people all the time.

Thank you for making me realize I have to walk my life all alone. Though I have different friends in different stages of my life, I cherish each one of you. I don't want to lose any of you. I want to keep in touch all life long. How naive.

Anyways, the banquet will end.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