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irdo笛

薄情又深情。

敞开心扉

笛涩:


1.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解开了他的腰带。


“然后该做什么呀”她有些害羞的问。


这毕竟是第一次这样做。


“the choices are open“ 你自己决定。他笑着说。


是啊,又没有人规定要怎样做/爱。


她又趴在他身上亲他,是一个没有性/欲的吻,因为不喜欢用舌/头亲,可是对方显然还是更喜欢舌吻。无奈之下还是得继续跟着男朋友的节奏来。


舔舔耳垂,吹一口气。他喘的声音变重了一些。


“你得教我,我没有经验。”她戳了戳还没有觉醒的那个东西,柔软的,似乎没有攻击性的。


”hold the balls, you may want to do it more gently...“


她照做了,虽然已经放轻了动作,但似乎还没有轻到该有的力度。


“so r u hard? i feel like so...“


”no…If im hard, you'll know“


“okie...。”


室友打电话来的时候他们正在放着歌接吻。亮起的手机屏幕在黑暗里有些显眼。


“接一下电话哦”她趴在他身上去够桌子上的电话。他笑了一声。


并不明亮的光亮下还是能看到他的笑容。说不上来那是什么意思,可能是害羞吧。


室友问她在哪里,今晚回不回来,然后告诉她说“dont go too far“


她笑了声说好。


结束了通话他们继续滚在一起接/吻,她梳理他的头发,他搂着她很紧。


"everything ok?" he asks.


"yea, just my room mate asking me whether i'll be back today and told me dont go too far today haha and i said i wont"


"but you are holding my dick while talking to her"


"im not????i was holding my phone" she is clearly embarassed.


他笑了笑,微微抬起身亲她,牙齿咬住她的下唇拉扯(因为曾经他们说过都喜欢rough一点的)


“yes you are" he whispers by her ear.


2.


我喜欢你啊。


啊…不是,我说不上来。我需要一个精神上的支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而你恰好走进了我的生活。你已经成为了——60%的anchor。


“你是先走进我生活的那个。” 是的。我是。


成为anchor这件事...这并不是由他决定的一件事。甚至不是由你决定。


你迟疑了一下,这样告诉他。


那这不是一段健康的关系,我之前也这样做过...结果不是很好,最后我们甚至不会再讲话。他沉默了一下,望着你的眼睛,轻轻的说。


而你甚至不敢对视,他的眼睛那么清澈,是茶棕色,睫毛浓密卷翘。看着他你想起曾经两个人看泰坦尼克号时他望着你的样子,在昏暗的灯光(或者说来自电脑屏幕的光源)下他那么深情——而现在想起来却似乎发现那是一种复杂的情感,也许不是,谁知道呢,也不再重要了——那时候他一直一直握着你的手,而你靠在他肩上轻轻的挠着他的掌心仿佛一只猫。


总是这样。电影没有播到一半两个人就亲成一团滚到床上。嘴角,眼睛,鼻尖,额头。揉乱他的头发。把他的头发拨到后面。他也这样,亲吻你的侧颈,留下一些新鲜的痕迹,慢慢往下,是锁骨,然后是胸。


亲眼睛总是一件很宠溺的事情。你听到他的呼吸慢慢的变得粗重,溢出口中的喘息,心里小小的得意一下,更多的是说不上来的惊讶。


是不是我太重啦?你趴在他身上,一边舔/弄他的耳垂一边问。


没有,你很轻。


回忆总是在不合时宜的时候想起来。明知道回忆并没有什么意义,但是还是止不住的想去想那些甜蜜的过去。


再多又有什么用呢,再也不会回到过去了呀。


但是还是感恩的,曾经这个人给你带来了很多快乐和甜蜜的回忆。

评论

热度(2)

  1. 笛涩笛涩 转载了此文字  到 weirdo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