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irdo笛

薄情又深情。

短篇三则

雪拂林:

书中的三个短篇,鹿化梗,花吐病(幼稚,ooc,慎入,《深慕》的番外。

-----------------------------------------------------------------------------

01、小鹿心事

很久很久以前,在遥远的绿叶森林里,住着一大一小两只鹿,瑟兰迪尔和莱戈拉斯。

瑟兰迪尔是一只威严而又美丽的雄鹿,莱戈拉斯是它的孩子,它既承袭了父亲的美貌,又十分活泼可爱。它的耳朵尖尖的,皮毛柔软又干净,有很多的朋友,胸前总是挂着其它动物送给他的绿叶编织的项链。

Ada,听说狼王阿拉贡要娶亚玟姐姐,这是真的吗?莱戈拉斯用自己的角枝轻轻地顶了顶父亲,他的角枝在晨光里看起来柔嫩明丽,很招人喜欢,有漂亮的鹿妹妹经常被它吸引,故意从它身边经过,将熟透的红果和新鲜的树叶放在它经常栖息的大树下。

是的,爱隆领主昨天还在向我询问婚礼的事宜。瑟兰迪尔从水中抬起头来,看了自己的孩子一眼,然后低下头将莱戈拉斯一片柔软的耳尖含在嘴里舔湿。

Ada……求您别这样……好痒……莱戈拉斯躲开父亲,俯低身子趴在地上,一条腿抬起来捂住了自己的耳朵尖,发出呜咽一样的声音,看起来可怜极了。

你以前很喜欢这样的,莱戈拉斯,每当我还在睡眠之中的时候,你就会过来将我蹭醒,缠着我向我撒娇,让我给你舔毛,我从没有拒绝过你。瑟兰迪尔绕着年轻的小鹿慢慢踱步,看起来有些伤心,话语中却有责备,这让莱戈拉斯很难过。

您别说了……对不起……Ada……莱戈拉斯站起来,它比父亲要矮上那么一点,所以它踮起脚尖蹭了蹭父亲的脖子和嘴唇,不等父亲回应它,它又立即跑远了,将藏在树洞里的用花包裹的美酒衔了过来,步子轻盈又快乐。

原谅我……Ada……莱戈拉斯用它那双清澈无辜的眼睛望着父亲,瑟兰迪尔顿时就心软了。

告诉我,为什么你最近都很抗拒我,你以前从不怕我的,现在却开始躲避我。瑟兰迪尔对自己最爱的美酒也没有了兴致,莱戈拉斯偏过头去,眼睛湿漉漉的,一双耳朵垂落,细小的绒毛在风中颤巍巍地动。

这样做是不对的,我已经长大了。莱戈拉斯说,它也开始有了心事:我昨天看见阿拉贡帮亚玟舔毛了,我觉得有趣也想加入,结果被路过的法拉墨羊驼拉开了,吉姆利刺猬取笑我,它们说只有夫妻才能这样。

是吗?你竟然让别人给你舔毛。瑟兰迪尔轻声笑起来,它的角枝强盛地撑开,愤怒让他看起来危险极了。

呜……我只是想跟它们玩……Ada,您别生气。莱戈拉斯赶紧伸出濡软的舌尖,小心翼翼地舔了舔瑟兰迪尔绷紧的嘴唇,想生气又不敢,委屈道:您那些天都不管我,好多母鹿都对您示爱,您也没有拒绝,我很难受。

莱戈拉斯,我只爱你。瑟兰迪尔用额角碰了碰自己的孩子,语气变得很温柔。

是真的吗?莱戈拉斯胸前的绿叶跳动起来,它定是兴奋极了:我也只爱您,伊欧玟姐姐说,如果彼此只爱对方的话就可以结婚了,我们和阿拉贡亚玟他们一起结婚好不好?

为什么想要结婚?瑟兰迪尔忍不住笑意,最后它大声笑了出来,它的笑声是那么的快乐,森林里的动物都很惊讶。弗罗多松鼠抱着松果从树上掉了下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它拉住山姆猫问,牙齿呲出来,像是受了惊吓,因为瑟兰迪尔平日很少有那么开心的时刻。

不知道,应该是那只贪财的雄鹿终于捡到了什么了不得的珠宝吧。路过的咕噜猴子翻着白眼道。

那样我们就可以每天都在一起舔毛了,Ada,您不愿意么?而且,我们还可以接吻,像是这样……莱戈拉斯有些羞涩,最后小鹿还是鼓起勇气吻上父亲为了迎接它而微微张开的嘴唇。

如果你愿意答应我承受更多,我就娶你,而且让你成为森林里最美的新娘,比阿拉贡的婚礼还要盛大。瑟兰迪尔舔了舔莱戈拉斯绿莹莹的眼睛,轻声诱惑道。

我愿意。莱戈拉斯好奇又欣喜,不知道父亲要让自己做什么,但是它知道,父亲是爱着自己的,那让它安心,一想到将来每天早晨都可以被父亲吻醒,晚上一起在星光下行走,被父亲舔着毛睡去,它就感到无比幸福。

你现在准备好了吗?

是的,Ada……

“好痛……”

“小叶子……刚才不是在浴室里准备好了吗……”

“唔……我会死的……Ada……”

“那你后悔吗……”

“不……我爱你……死了我也愿意……Ada……”

“说……想要我碰你哪里……”

“舔……”

“不要害羞,孩子,告诉我,想要我舔你哪里……”

“是……耳朵……耳朵尖……呜……”

 

02、花病

故事发生的时候,国王和王子就已经在那片神秘广袤的大地上见证了无数生命的轮回。

王子应该爱上一个公主,这是亘古不变的传说和定律,所有的神都会在造物主赐予首生子生命的时候给予这样的祝福。

然而王子却没有爱上一个公主,他的爱不可言说。

所以他再也说不出来了。

他不知道那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一如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结束。

是一种病,就像思念和歌谣,美好又悲伤。

莱戈拉斯,你为什么不说话?

不,父亲,我不能回答你。他的喉口生出绵长的痛感,幽软的香气泅湿了他的心脏,他的眼睛明亮清澈,犹如坠落的星光。

莱戈拉斯,看着我,你因何而沉默?国王对王子的沉默感到心烦意乱,这让他愤怒,王子一向活泼,不会违逆于他,但是自从王子在成年礼上邀请他跳了一支舞后,他就再也没有对他说过话。

每次小王子和其他臣民谈笑生风的时候,一旦看见他走过来,便紧紧闭上唇齿。

我做了什么让你难过的事情,我的孩子?国王抚上王子的脸:如果在我身边真的让你如此悲伤,那么,我愿意放你离开。

不,父亲……王子情急之下终于出声,嫣红的花朵从他嘴里簌簌吐落,花瓣飘停在掌心,如同心血洒开。

父亲……您……在小王子试图辩解的时候,国王的嘴边亦慢悠悠地吐落一些花瓣,虽然没有王子的多,颜色却要深得多,让人触目惊心的红。

莱戈拉斯,你怎么了?

父亲,您怎么了?

他们同时出声,国王震惊地摸上少年的唇。

我不知道。小王子说,每次我想到您,我的心就会感到疼痛,您呢,您又是为什么?

在他说话的同时,又有花朵落了下来,国王赶紧捂住了他的唇,那些红色的花朵从他苍白的唇里扑出来,香甜又苦涩。

国王和王子都病了。

瑞文戴尔的智者被请到王国里来医治他们。

是花吐病。智者如实说:当一个人对自己暗自爱慕的人说话时,便会吐出花朵。

这种病能治好吗?

当然可以,只要他们爱慕的人能回应他的爱,亲口对他说出爱意,一切都会恢复正常。

国王送走了智者。

“故事的结局呢?Ada,您不能每次都用一个没有结局的故事来哄我,我已经不是一个孩子了。”

“你认为故事的结局是什么?”

“王子病死了,国王从此每天都拿着铲子葬花,又或者是国王每天早晨都站在坟墓前卖花……”

“小叶子,不要生气,你生气的样子真的很可爱,让人情不自禁想干你。”

“Ada你……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父亲。”

“我也从未见过如此招人喜欢的男孩,让人想包养你,生生世世。”

“Ada……我觉得您也需要一位医生……”

“小叶子,你的脸红了。”

“我为你感到羞愧。”

“但是你是我的骄傲。”

“唔……放开我……”

“你知道故事的结局,对吗,小叶子,告诉我。”

“我……我不知道……”

“真的吗……我听见你的心跳,它们跑的很急,告诉我你知道。”

“你既然知道,还要捉弄我……你休想骗我对你说那句话……别咬……”

“什么话?”

“你……我爱你……”

“嗯……我的小叶子……我只爱你。”


03、《深慕》番外

【艾丽丝视角,第一人称】

前面便是他的家了,和周围的别墅群格格不入,像一座绿色的城堡。

早听说他是密林家族的小王子,为人却出奇地低调。

我以前没有到这儿来过,他曾经邀请我参加他的生日晚宴,但是我没有来。突如其来的发烧让我连行路都困难,我急的坐在窗子边,眼泪忍不住往下掉。记得那是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鬼使神差地,我打开窗,不期然却看见他从街的另一头走来,浑身湿淋淋的,没有打伞,虽然隔了很远,但是我一眼就认出他来,是我的少年。

我下楼去,他在我花店门前停住,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看起来失魂落魄,然后他扶着电杆吐了起来,瘦削的身体剧烈地起伏着,电光照亮了他苍白的脸,我惊叫出声,外衣都来不及披上就跑下楼去。

他看见我的时候,有片刻迷茫,绿眼睛在夜色里是如此哀伤,大雨将他所有的表情都冲刷殆尽,独留一种隐忍的悲怆。

我向他走去,他抱住了我,酒的味道扑满鼻口。

你怎么了?我问他。

我很难过。他的声音像是哭泣,我去看他的脸,却只蹭了一脸的雨水。

我能帮助你吗?

不,你不能。他痛苦地低下头去,喃喃道:谁都不能……

我们进去好吗?外面冷极了。我安慰他,他只是将我抱在怀里,并非是寻求慰藉,我能感觉得到,他只是需要一个依靠,哪怕是一个陌生的人,一个脆弱的肩膀,一个沉默的回应,让他不至于感到被抛弃的绝望。

他拒绝了我,邀请了别人……

你失恋了吗?我想,这世上最大的痛苦,若非心爱的人落入死亡,便是走向别人。

没有,我没有失恋。他打了个寒颤,矢口否认。

后来我才明白,他是真的没有失恋,因为,从未相爱过,又怎么会失恋?

我正要将他扶到屋子里的时候,一个人拦住了我们的去路。

他逆着昏暗潮湿的灯光,黑色的伞遮住了他的面容,只看得见一双冷漠锋利的唇,在春天里带着雪意。

放开他。

你是谁?

我是他父亲。

我凭什么相信你?

那不关我的事,你只要知道,他是我的。

他的手指伸过来,闪电照亮他骨指修长的手,苍白的如同鬼魅,我感到一阵深入骨髓的冷意和恐惧。

我紧紧搂住莱戈拉斯,但是那并不能阻挡他,他轻而易举地将他抢过去,拉入自己的怀中,然后一把抱起他。

雨伞落下来,他的背影伟岸挺拔,在黑夜里如同不能逾越的雪峰。

我将伞捡起来,追上去,却始终追不上他。

您不能这样,他会生病的,他已经很难受了,您对自己的孩子未免也太无情。

他的脚步顿了一下,我满怀希望地走上去,正要赶上他的时候,他又大踏步地离开了。

您还不如一个外人疼爱自己的孩子!我愤怒极了,冲他大喊道,他没有理我,只是将手臂收的更紧,然后走进深茫的夜雨中。

自始至终,我都没有看见过他的脸。

那个夜晚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有见过少年,我总是在等着他来,午后的阳光明媚又温暖,让人忍不住在花香中进入白日梦,仿佛醒来就能见着梦里的人,金色的长发,清澈的眼眉,明丽的笑容。

当他再次出现的时候,春天即将来临,我张开眼,便看见他。

一如一年前的那个午后,我从一个梦中醒来,他又送了我另一个不可企及的梦。

你……你还好么?

他有些惊讶地望着我,然后想了想,点了点头,脸上的笑容让人怀疑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是不是我做的一个梦,我想,他肯定是忘记了。

我没有再提,他很兴奋地跟我提到他最近的旅行,并且给了我很多礼物。

但是其中没有我想要的。

他的玫瑰,将会送给谁呢?我仰头看着他,眼睛酸涩。

我的玫瑰,没有人欢喜地接过去,终究也只会在我的手中凋落。

香水制好的时候,他再没有在这条街经过,就在我踌躇着怎么见他一面的时候,他打来电话。

我绞尽脑汁,不知该穿哪条裙子,长发是应该披在肩头还是挽上去,整晚睡不着,但是来到这儿之后,我才明白,一切的担忧和焦虑都是没有必要的。

年轻有礼的管家领着我向前面走去。

“艾丽丝小姐是第一次来这儿吧”,管家很是体贴,给我递了一块手帕。

“你知道我的名字……莱戈拉斯他……他提起过我吗?”

我紧张忐忑,小心翼翼地问他。

“是的”,管家微微笑,停顿了一下道,“他说您是一个美丽善良的姑娘。”

“真的吗?”

“我不敢欺骗您,瑟兰迪尔先生说如果你愿意的话,他认识很多优秀的男孩,可以介绍……”

“不……不用了……”我一直悬着的心狠狠地堕下去,眼睛盯着地面,唯恐眼泪掉下来。

“到了,他们……我先带你去休息一下……”

然而来不及了,我看见了。

入眼是正在射箭的少年,他一身白色的休闲服,身体的线条流畅美好,外衣系在腰间,长金发被一根黑色的发带束住,腰绷得很直,长箭“嗖”地飞了出去,一点金光闪过,而后没入靶中。

他咬了咬唇,吐出一口气,对身侧的人笑起来。

那人放下手中的书,站了起来,将他脸上的汗擦去。他抬起头来,眨眨眼睛笑了笑,而后踮起脚尖在那人的下巴上轻轻咬了一下,很快便退开,那人却一把揽过他的腰,手指抬起他的下颌,然后吻了下去,他的手臂绕上那人的肩背。

“啊……对不起……”我在片刻的窒息之后剧烈地喘息起来,我捂住了嘴,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眼泪掉的一塌糊涂。

“不是你的错,对不起……”管家在身后追着我,我走的太急,仿佛身后是狰狞猛兽,不知过了多久,我终于再也忍受不住,蹲在门边掩住面容哭泣起来。

管家终于赶上我,他拥抱我,把我的头按在他的怀里,轻轻叹了口气。

我的香水没有送出去,我的初恋,死在那一吻里。

那天晚上他给我打来电话,加里安将事情都告诉了他,他的声音满含愧疚,却没有解释太多,我也不忍他难堪。他一直在安慰我,但是我的眼泪就像是一场雨,怎么都止不住。但在最后的那一刻,我没有怨恨他,我说,祝福你。

是的,祝福你,我的少年。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度过那一段灰暗的时光的,我的爱恋还未开始,便已结束,如此悲伤。然而,我还是会每天留一束最好的玫瑰,等着一个将它带走的人。

等我再见到他时,已经是寒冬深雪,夜灯照街。

“艾丽丝……”

他出现在我的面前,一如从前,永远都不会被阴影笼罩,他的身边,站着那个我曾见过的男人。

他们是如此的般配。

“先生,不为自己的心上人买枝玫瑰么?”

我眯起眼睛,仰头看着这个冷漠俊美的男人,微微笑。

“艾丽丝你……”

“我今天也留了最好的,别人不买的话我就自己送你。”

我耸了耸肩,对他故作轻松道,他惊讶地看着我,而后对我笑起来。

“多少钱?”

他买了那束玫瑰,送给了身边的少年。

少年接过花,有些腼腆,大雪落在他的金发上,如同白纱覆首,将入礼堂。

他抽出一枝玫瑰,别入少年的发中。

不知道他说了什么,少年眼里满是笑意,他将少年搂进怀里,低下头轻轻吻了一下少年的耳尖,然后他们一起走进夜雪之中。

我看着他们走远,我想,我的玫瑰终于等到了那个带走它的人。

END


大家应该陆陆续续都拿到书了吧,地方远的话,没拿到的再等等,或者联系一下客服,祝有暑假的姑娘暑假快乐,没暑假的继续加油(躺

 


评论(1)

热度(52)

  1. 关关嘤嘤雪拂林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一卷影
  2. 残夕雪拂林 转载了此文字
  3. 笛涩雪拂林 转载了此文字  到 weirdo笛